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高位截癱的她 靠十字繡自立門庭龍華貼片加工

2018/11/1 16:19:17??????點擊:

  左手顫抖著刺下繡針,埋頭用嘴將繡針咬住,慢慢將絲線點,四川省彭州中醫院康復科,49歲的王立蘭正在病房制作她的又一幅十字繡作品--《奮斗》。

  汶川特大地震中,王立蘭脊髓嚴重損傷導致高位截癱。10年了,王立蘭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感恩”。而這不僅僅是停留在口頭上,蘆山地震后,她賣掉自己一幅歷時半年的十字繡,5000元款項全部捐出。

  在彭州市中醫院康復科,王立蘭的病房位于最里側。4月22日晚7:30,暮色已降臨,偌大的房間,只有她一個人。

  因高位截癱,僅左手兩個指頭能動,王立蘭就這樣把繡針扎進繡布,再用右手手掌外側把針盡量往下壓,然后雙手合力把繡布翻個面,接著用嘴咬住針尖穿過繡布。如此,算是完成了一針。

  《奮斗》是一幅長1.5米、寬0.8米的十字繡,繡了1個月零5天,可兩個大字卻還沒繡完。正常人3天能繡出的東西,王立蘭要花2個月。她清楚自己的不足,但依然充滿希望。

  2010年7月,王立蘭轉入八一康復中心接受長期康復治療。經兩年多康復治療,原本頸部以下喪失知覺的她在醫護人員的鼓勵下,用僅有微弱力氣的左手,第一次拿起繡針,從最小幅的手機掛件開始,邁出了自己新人生的第一步。

  拿不穩筆,用萬能袖套將筆固定在手掌中;扎不進針,用手腕代替手指;扯不出線,用牙齒緊緊咬住繡針……一個在常人看來異常簡單的動作,卻要耗費王立蘭大量的體力。

  3個月后,在八一康復中心建院兩周年的座談會上,王立蘭展示了自己“年年有余”圖樣的十字繡,讓在場的人大吃一驚。隨后,這幅作品被愛心人士用1000元買走。

  那天晚上,王立蘭躲在被窩里大哭了一場,她終于又能掙錢了。一直以來,自食其力都是王立蘭的愿望。雖然有很多人在幫她,但她不想長期依賴別人。

  王立蘭的努力,在醫學領域,算得上是康復奇跡。也印證了一句話:再難的事情,只要貴在堅持,都能成功。

  “傷到這個程度,兩只手還能做到現在這樣靈活,這就是奇跡。”中國國際物理醫學與康復醫學學會主席勵建安教授曾這樣稱贊她。

  照料王立蘭,平時都是54歲的李祖惠(音)在負責,最近幾天因事外出。62歲的彭娘娘臨時過來幫忙。因病人多,她只能抽空過來看看。

  4月23日清晨6:40,彭娘娘已來到王立蘭的病房。擦拭身子以外的事情,王立蘭都是盡可能獨立完成,包括洗臉、刷牙和整理頭發。

  彭娘娘把電動輪椅推到床邊,固定。王立蘭取下右側扶手,整個身子匍匐在床,右手握住推把,用力翻身,整個身子便挪移到了輪椅上。害怕王立蘭摔倒在地,彭娘娘想去護住她的雙腿。

  “彭娘娘,我得行,你莫動我的腳。”見狀,彭娘娘趕緊打住。日復一日的鍛煉,她早已有了自己的節奏,每個動作,遲緩但卻熟練。

  離開病房前,王立蘭請彭娘娘拿來了潤膚霜,在手上抹勻。“保持水分,增白”,王立蘭邊擦臉邊笑著說。年華逝去,不管別人咋看,自己可得在乎自己。

  在前往一樓鍛煉室的路上,可能覺得之前的話不妥,王立蘭趕緊致歉:“其實,我也曉得你是為了我好。”畢竟,護工是不好請的,千萬得罪不得。

  要上到鍛煉床,可比下床難不少,必須彭娘娘幫忙,主要是把雙腿給她抬到墊子上。然后,靠著雙肘的移動,整個身子不停向前。輪椅作為保護和支撐,主要是練習翻轉。

  腰間和雙腿,都有安全帶,王立蘭不停地招呼彭娘娘綁緊些。雖然痛一點,但都沒辦法,因為彭娘娘走后,里面就剩下自己一人,摔下來了可不得了。

  一個半小時的鍛煉,超過了醫生要求的時間,但用王立蘭的話說就是,自己給自己開小灶。

  4月16日,西部戰區空軍官兵代表重返彭州市龍門山鎮九峰村銀廠溝。這里,早已不是10年前地震時的模樣,但官兵們卻還都清晰的記得當初的情景。

  西部戰區空軍副參謀長蔡偉素回憶說:“當時,后面的山全部垮塌下來,亂石滾成了陡坡。”

  “這兒是通往銀廠溝的必經之路,道路被埋。”空軍某場站政委唐先鋒也在現場,“亂石陡坡大概有40多米,又泡了一天一夜的雨,泥濘難行。”

  “亂石坡與地面有60°斜角,轉移被困人員經過這里時,救援官兵用身體搭起人梯。”當時,軍事攝影家劉應華也在現場采訪,他用相機記錄下了這感人的瞬間。

  這張轉移傷員的畫面,后來成為“5·12”抗震救災的經典圖片,也是第23屆全國攝影藝術展反映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災的金牌作品。

  照片里,在泥濘的陡坡上,身著雨衣的官兵,冒雨用身體搭建人梯,把生命高高舉過頭頂,艱難地保持平衡,一點一點地傳遞生命。

  照片取名《眾志成城 托舉生命》。看過照片的人都說,照片有攝人心魄的力量。全自動鎖螺絲機價格

  王立蘭獲救時的兩張照片,劉應華放大后裝裱在畫框里,然后送給了她。榮寶齋字畫裝裱視頻10年來,王立蘭一直帶在身邊,不管在哪家醫院,始終擺在床頭,永遠放在離自己最近的地方。

  地震后最初的一兩年,王立蘭曾無數次萌生過了卻余生的想法。高位截癱,除了腦袋能輕微擺動,身體其它部位全無知覺。

  伴隨治療的繼續,她的心態也在發生變化。“要好好活著,才能對得起大家的幫助。”走出陰霾后的她,時刻提醒自己。

  慢慢的,她不僅學會了洗臉、刷牙等基本生活自理能力,還學會了使用手機,甚至是繡十字繡。

  《滿堂紅》《云南印象》《夢幻家園》……病床四周,大大小小裝裱妥當的十字繡有近20幅。鮮艷的色彩,成了病房里最特別的風景。而這,也給了她不少的信心和自豪。“今年我已繡了5幅,雖然感覺好累、好辛苦、好痛,但看著自己的努力成果,又覺得好高興、好幸福。”

  “如果沒有國家的救助和好心人的關懷,以及醫護人員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也活不到今天。”與王立蘭的對話,她更多停留和圍繞在感恩的話題上。

  王立蘭的臉上,看不出半點憂傷。“我能恢復成這樣,自己都覺得是個奇跡。”她給自己定的目標是:能生活基本自理,尤其是大小便。她說:“不可能一輩子都靠政府,我想要靠自己。”

  2013年4月20日,四川省蘆山縣地震發生后,王立蘭將自己一幅歷時半年完成的十字繡《寧靜致遠》以5000元賣出,然后把錢捐給了災區。

  目前,王立蘭的兒子已在讀中專,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兒子能參軍。因為,包括解放軍在內的恩人們,曾救過她的命,這也算是以另外一種方式,表達對社會的感激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