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全自動揉面機一家五代從事字畫裝裱

2018/11/1 16:19:33??????點擊:

  在市區橋西有一條叫橋子頭的小巷,小巷干凈而且安靜,沒有都市的繁華和喧囂,兩旁的建筑多是3層樓房。隨著時代的發展,很多老惠州人搬了出去。不過,從事裝裱書畫工作的王偉華至今還在這里工作和生活,他是王氏家族裝裱工藝的第五代傳人。據記載,王家從清代晚期開始,就靠裝裱書畫為生。

  金秋時節,記者來到王偉華家中采訪。在市第五小學附近,拐進一條彎彎曲曲的小路,就是橋子頭街了。現在這條小巷居住的更多的是外地人,因為不少老惠州人已經搬入了帶電梯的現代樓房里,迎接一種新的生活方式。

  和很多鄰居一樣,王偉華也在市區現代化的小區里買了房子,但他每天的大部分時間仍然在橋子頭度過。在王偉華的帶領下,記者順著樓梯爬上二樓,便到了他的裝裱工作室。不到20平方米的工作室內,中間擺放著一個碩大的木案子,這是裝裱工作臺。兩邊的墻壁上是兩塊和墻壁同樣高度的寬大木板,這是專門用來貼書畫的。工作室內有塊牌匾很醒目,上門寫著:“琦云閣蘇裱字畫”。原來,這曾經是惠州的一個老招牌,很多惠州書畫家沿著彎曲的橋子頭把作品送來裝裱。

  隔壁一間較小的工作室里,擺放了很多書畫作品,這些是王偉華的顧客兼朋友相贈的。普通離心機的轉速客人來到這里,不僅感受到了濃厚的書香氣息,還從中感受到了許多書畫家對王偉華裝裱技術的肯定。

  談起和家族裝裱有關的故事,王偉華有些輕描淡寫地說:“我對過去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但肯定的是我的曾祖父就是裝裱師傅。我今年45歲,如果父親還在世的線歲了。所以我推算,我們家早在清代就開始干這個活了。”

  為了驗證家族的歷史,王偉華拿出一本《鵝城舊事》的書來。《鵝城舊事》是我市知名畫家黃澄欽以圖文并茂的形式來表達惠州地區民俗文化的作品,石家莊环亚娱乐平台廠家里面就記載了王家的裝裱業:王偉華是王家裝裱的第五代傳人,也就是說,王家的裝裱從清代晚期就開始了。

  書中還說,改革開放以后,王偉華父親王球重操舊業,獲得了行家的認可,并成立了有名的裝裱店“琦云閣”。當時,琦云閣在惠州遠近聞名,是一個著名的商標。自從王偉華接手父親的工作后,王家的裝裱不僅沿襲了傳統的裝裱技術,還借鑒了現代的裝裱手段。

  對于家族的裝裱事業,王偉華知道的最遠的故事只能追溯到自己的爺爺了。王偉華說,爺爺名叫王連祥,在父親王球10歲的時候爺爺就病故了。父親跟著叔公學會了裝裱這門手藝。長大后,王球以裝裱為生,雖然收入不豐,但是可也夠養家糊口。年輕的王球把裝裱手藝視為王家的事業,希望代代相傳。

  上世紀60年代,書畫行業蕭條,智能型环亚国际娱乐王球不得不改行,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直到1981年,已經退休了的王球在政府的鼓勵下,重新掛起了琦云閣的招牌,開始了裝裱生意。“當時父親特別激動,他說,自己沒有把祖輩傳下來的手藝荒廢掉,還可以靠這個生活。他還囑咐我們:‘你們先學會,以后做不做,是你們自己的事情。’”王偉華回憶說。

  “當時,裝裱業競爭不是很激烈,到琦云閣裝裱的書畫家很多,我市知名畫家李長天是我父親的常客。有時候,還能看到很多大家的作品,比如關山月、黎雄才、啟功等等。可惜的是,我們一直沒有細致的登記。”王偉華惋惜地說。

  王偉華是在家庭的耳濡目染下掌握了裝裱技術的,成了父親的得力助手。1998年,父親得了一場重病,臥床不起,王偉華開始獨立進行裝裱。可是病重的父親始終放心不下,經常在一些技術細節上給予王偉華指導。

  現代裝裱和傳統裝裱有何不同?王偉華介紹說,從步驟來說,現代裝裱和傳統裝裱一脈相承,沒有什么不同。不論原裱繪畫畫心的大小、形狀,及裱后的用途,都只有托裱畫心、鑲覆、砑裝3個步驟。但是,用材的變化很明顯。現在的裝裱材料更加豐富,比如說,一張4尺的宣紙,好的要10元,差的兩三元。以前王家使用的漿糊是用石花菜制作的,石花菜是一種附生在海岸巖石的紅藻類,使用石花菜裝裱可以防蟲防霉。但是,現在石花菜越來越少,也越來越貴,自己也很少使用了。

  在王偉華看來,做裝裱工作最重要的倒不是材料,而是細心負責的態度。王偉華工作室內墻壁上的木板是用來晾畫的,使用木板可以利用木板和墻壁之間的空隙,起到通風的作用,加快晾干速度。如果裝裱師傅不負責,把裝裱畫直接掛到墻上晾,石灰面的墻壁容易返潮,辦公室字畫圖片會影響裝裱質量。

  “原本我們祖上有很多做裝裱的,如今,子孫后代都改行了,惠州本地裝裱師傅越來越少了。”王偉華說,對于裝裱行業,他的孩子并沒有表現出興趣。但他對孩子沒有特別的要求,只要他們認真學習,將來找份工作,平安過一生就可以了。本報記者溫 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