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書畫欣賞

詩意田園 夢里家山——劉中光山水畫解讀

2016/9/7 11:46:21??????點擊:

去年冬天,在湘潭參加齊白石藝術節活動期間,友人向我介紹了畫家劉中光。一聊,才發現我們二人小時候居然在一個園子里長大。這個園子就是藍田著名的“李園”。其主人是辛亥革命元勛、光復軍總司令李燮和。而劉中光就是李燮和的曾外孫。園子里一年一度的桂花和梔子花香、一道道美麗的月亮門和隨山坡上下盤旋的閣廊,永遠地留在了我的記憶深處。
  由于種種原因,劉中光幼年時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小小年紀便成為支撐家庭的主勞力,犁田播種、插秧栽禾、去深山幫人砍樹燒炭、被生產隊派去修鐵路和水庫……那時他承受的不只是苦難,還有精神和心理的壓力。
  少年失學,生存環境如此惡劣,竟沒能磨滅他對生活、對自然、對藝術的熱愛。在父母的影響下,他癡迷于中國古典文學,尤其喜歡杜詩,在舊體詩方面很有造詣。“山陰道上綠雜黃,一線寒泉下石梁。正是蒼茫天地暮,青山無數送斜陽。”讀來詩中有畫、意境十足,苦難中的田園生活在熱愛生活的詩人筆下竟也如此情趣盎然。當然,他也有“偷隨荒客扒車走,問砍蘆柴對月眠”這樣的詩句,讀來令人唏噓。
  劉中光的山水畫是他田園詩的延伸,很多意境取自于我們家鄉那一片野山。他的山水畫都是人居之境,畫的是鄉關、家山,其中又可分為兩大類:
  一類是田園山居———幾垅水田,一溪山月,板橋凌澗,幾間農舍掩映在蒼松翠柳之中;周遭幾叢亂山,雜樹蓊郁,暮色蒼茫。我想,這一定是他對30年鄉居生活的憶寫。他的《春酣早把江南艷》(見附圖上者)寫清秀的江南宜人的早春景色。可在這雋秀美景中,江上孤寂的漁舟、高處獨立的涼亭、靜靜流淌的江水……都似在訴說一股離愁別緒,抑或是遺世獨立的清冷。

  劉中光山水畫的另一類是園林和大場屋。這一類的畫作,主體是建筑,而且來自于寫生,故而畫得較實。這一類題材是對童年生活環境的夢尋嗎?也許是,也許不是。賞他的《山風過后嶺云開》(見附圖下者),山與樹包圍中的房屋透出點點暖意。此中可以寄托游子漂泊的心吧?“李園”已經不在,往事如煙,只能從人家的宅子,依稀想見故園的模樣。
  黃賓虹、黃秋園、陳子莊等是劉中光用力較勤、心儀私淑的幾位大家。劉中光的繪畫風格和語言,野逸如黃秋園,率性如陳子莊,而又兼得黃賓虹筆墨的豐富性。這三家都是遠離熱鬧、時尚的主流畫壇的畫家,不僅身遠,而且心遠意亦遠,故畫作中總有一股飄逸不群之氣和“君子獨善”的藝術感染力清洗我們久居塵世的濁心。
  我也直言不諱地跟劉中光談了一些關于國畫創作的建議和意見。他的線條很率意,有古風,堅持筆筆都寫出來,但是不是可以更沉著一點呢?當然,對于中國畫家來說,這是一輩子的功夫。還有,中國山水畫的透視是“以大觀小”、景隨步移;那么,在面對大的建筑體量時,又如何處理好寫意性的環境同寫實性的建筑之間的關系呢?這是現代中國山水畫的一個大問題,希望他能處理好,為山水畫的發展做出貢獻。另外,我認為他的畫若在色與墨上再淡雅一些,則效果會更好。
  我熱忱地向美術界和觀者推薦這位來自湖南漣源的畫家,為了“李園”,也為了借他人之山水,慰我之鄉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