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專題報道

花鳥畫名家張毅敏(二)

2016/8/12 9:05:24??????點擊:

         《榴園醉秋》136cm×68cm

除了花鳥,還有少量山水,多幅書法。他的書法不是人們通常所說的畫家字,而是經過長期臨帖領悟后形成自家風貌的書法家的字。他屬于繪畫書法兼修又都有所成的書畫家。畫作都是精選出來的。每幅作品均有可圈可點之處,都有較高的美學品位。既有鮮明的個人風格,又有濃郁的時代氣息。對古人的借鑒是明顯的,但已與古人拉開了遠遠的距離。其中畫幅最多、最受好評、具有標志性的作品,當數麻雀和石榴。他的聚焦成功了。畫展之后,不少收藏家盯上了他的麻雀和石榴。一些媒體稱他為“麻雀石榴王”“中國麻雀石榴畫第一人”。

有感于老友的畫展空前成功,筆者寫了八個字相贈:畫得地氣,書有清風。款識:觀寄情田園·張毅敏書畫作品展,仿佛回到久別的故鄉。

                                         

                                     《鳥語花香》直徑50cm

二、為花果、鳥雀傳神

張毅敏的國畫以花鳥畫為主攻,之前因在消防部隊做宣傳工作需要,他還涉足油畫、宣傳畫、連環畫、漫畫等。國畫也畫人物、山水。一位建筑藝術家朋友看了他的畫,意味深長地說:一個畫家,隨著年齡的增長,需要通曉聚焦的道理。藝術像一座金字塔,塔底要大,塔頂才高,追求藝術之初學習各種門類,積累各種知識是對的,但要達到藝術的高峰,還需要聚焦。教授朋友的忠告,猶如醍醐灌頂,張毅敏頓時明白了要走的路。是啊,人的一生時間和精力都很有限,如果什么都畫,可能樣樣都難精通。齊白石、徐悲鴻、黃冑等畫家哪個不是天才?但為后人津津樂道的,還不是他們經過聚焦之后的蝦、馬和驢?聚焦就是要聚出看家本領,聚出與眾不同,聚出傳世之作。如何聚焦?受齊白石的啟示“要畫自己熟悉的東西,不畫自己沒見過的東西”,再加上友人建議,他最終選擇花果鳥雀,又從中選出自己最熟悉的石榴和麻雀。藝術上有“避熟”一說。為何不選別的?比如齊白石的蝦已經登峰造極,還能再去選嗎?而畫石榴和麻雀,歷史上尚無公認的代表性畫家。